oude

《主动》续

我想写后续,这里就只弄了一点儿片段上来

木子洋现在老是会炸毛。“表白是我,求婚是我,你干嘛了,就不能主动点吗!”

岳明辉伸手把木子洋头上那根呆毛给压下去,踮着脚看着他的眼睛说:“我在好好的爱你啊”

《算了》(二)

写在前面:我果然真的写得low吧🌚🌚🌚



四个人依旧在公司,感情还在,已经当做家了啊!

卜凡去参加了一个真人秀。李英超去参加竞技类歌手比赛。木子洋撒娇跟公司多争取了一段休息时间,只偶尔跑跑活动。

而岳明辉接受了公司安排,去演一个男二号,助理和他开玩笑说“男二号都是拿来观众喜欢的,哥会爆的。”

“嗯,这我到没想那么多,首先还是演好这个角色吧,我只希望别毁了这部剧,毁了这么多人的心血。”

岳明辉明白,团的解散,很多粉丝对他的意见很大,外界的猜测也从来没有停止过,他很害怕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大家都抵制这部剧。他只能抓紧时间,做自己能挽回的事,不辜负这个角色,不让演技脱这个角色的后腿。

岳明辉在剧组的这段期间,李振洋儿有几天休息时间,就跑来找岳明辉。他开始站在一个角落看着岳明辉,看他皱着鼻子和其他演员对剧本,这么多年了爱啃手的毛病一直都改不掉,穿着个白衬衫,整个人更加清瘦了,像是要被风给吹走了

李振洋知道接这部剧之前岳明辉有专门接受过培训。他悄咪咪地扑上去抱住岳明辉,不知怎的就有些鼻酸,说话也带了点哭腔,“你这个瘦不拉几的老岳,非得等着我来找你啊,不要我这个爸爸了吗。”

说出来的话却能把岳明辉给气死

他一把推开李振洋,看着他眼圈红红,也不责备了,soulmate,不只是粉丝猜测,是真的懂你

“哎呦喂,哥哥这不忙吗,今晚我没戏,带你去吃好吃的。”岳明辉的小虎牙露出来,温柔都溢出来了。

“我告诉你啊,这地儿有一家店可好吃了,还有宫保鸡丁儿,而且装潢也符合你的审美。”

“重要的是宫保鸡丁儿吧,里面是你说的正宗的放腰果的吗?”

“那到不是。”岳明辉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整张脸都皱了一下,“不过还真挺好吃的。”

到了晚上,临时调整,李振洋只能叫了那家店的外卖,和岳明辉在一张小桌子上吃饭,席间李振洋一张嘴叭叭个不停,冲着岳明辉白眼儿翻出了天际。

李振洋坐在旁边乖乖看了会岳明辉演戏,时间也不早了,也不是时时都得空。临走前找个好角度把远处演戏的岳明辉和自己的脸框进了一个手机,回去发了微博。

就跟以前一样,过节日和大家吃了大餐po照片,谁谁谁又欺负了他发微博“谴责”,又去了谁谁谁的家,李振洋想让粉丝知道,他们很好。关系很好。

四个人都很努力,都在往前走。

戏份快杀青的时候,卜凡也来探岳明辉的班,带几个他自己做的菜,整整齐齐的摆满了小桌子。

“老岳,你可别瘦了,演个戏咋滴还把身体弄垮了啊。我可跟你说啊,这个汤啊,我可是守着熬的啊,你必须得给我喝完了。”

岳明辉看着卜凡撅着个嘴在那里摆弄就忍不住笑

“傻站着干啥,过来吃呀,等会儿都冷了,汤!快喝了。”

“好”

这样就好了

剧也拍完,工作人员前前后后的忙,岳明辉是彻底闲下来了。

谁也没想到这部剧成了那个季度的电视剧黑马,大家异常偏爱岳明辉扮演的角色,她们心疼剧里人物的悲欢离合,感同身受到了岳明辉的身上,自然岳明辉也演绎得很棒。

火的没有什么逻辑却也仿佛有道理,就跟……就跟当时他们自己的贫民窟男团一样,不知道怎么滴就火了

火过之后,万能的网友们肯定是要了解饰演这个角色的人。随之而来的是新的风波,牵连出了以往岳明辉的故事,铺天盖地的黑料随之而来,不管捏造得多么可疑,就是有人看,有人相信。

这个时代谁管你真假,造谣一张嘴,多个小号打开轮,澄清贴也没多少人去看,只会有人盯着你过得不好,没人关心你是不是好

三个弟弟也是如履薄冰,各自应接不暇,

灵超被人说花瓶,假唱,代唱,脱不掉这个标签

李振洋被诬陷潜规则,与某个女明星的绯闻纠缠不清

卜凡陷入打架风波,不尊重前辈,冷脸各种帽子往他头上扣

即使四个人都心知肚明,这些都不是真的,可没人会在意。

这个行业就是这样,光鲜亮丽又丑恶不堪。

还是得活着啊!得继续往前走啊!


前文:http://oude8385.lofter.com/post/1f9ada4a_12bb12194

《算了》(一)现实向

写在前面:我自己想写,没发完,很多地方不足,接受批评,喜欢点小心心或者留言和我讨论一下吧
●v●



对于今天的场景卜凡一点儿也不意外,他曾在脑海里演绎过无数次,以致于他现在有松了一口气的心理。

“哥哥,你知道的,我们不可能。”卜凡少有的喊岳明辉哥哥。

岳明辉愣住了,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低头浅笑,也不知在笑谁,“是哥哥鲁莽了。”

“那什么,我先走了。”

“哥……”

“没事儿,你睡了吧。”

北京大老爷们,能有什么事儿

在三十岁这年,岳明辉只是度过了年龄的一个节点。

没有什么不同,依旧爱打闹,团队要解散的事情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四个人都知道,感情在那儿怎么都不会变的,只是各自朝着前程奔了。

团内的未完成活动依旧进行着,粉圈也是出道这几年来异常的和谐,都在维持着表面的平静。粉丝们从蛛丝马迹明白,这是一个节点,得小心翼翼的维持,生怕出了什么变故,无法挽回。

可该来的总会来,或者说是根本无法避免。

在岳明辉30岁这年末尾,他向他的姑娘们和喜欢oner的粉丝们说要团队即将解散。

这真怪不得岳明辉,时间到了,公司不也在准备四个人之后的各自发展了吗!

每个人都有各自擅长的领域了,自己年龄差距在那里了,总不能拖着大家吧。

他是队长,是表率,这个决定就该他先发的,就像往常一样,先让他承受一会儿,再最后替他三个弟弟做点什么。

网络上一片哗然,岳明辉的姑娘们很懵,她们不知道自己喜欢的这个人究竟怎么了,姑娘们没有时间去思考,就跟以往一样,她们眼泪来不及流下,得开始做反黑链接,迎接来自其他方的抨击,怀疑的同时保护着自己的哥哥。

那些话真的令人心疼,这个大小伙又做错了什么呢

慢慢的其他三个成员也发布了要解散的消息,网友们都说这个公司简直有病,解散还得分时间段了宣布,一刀切不好吗?

至此,大家知道,oner要谢幕了。

注重仪式的公司专门给他们留了时间,四个人围在一起,一个单独的空间,让他们好好聊聊。

“hey bro ,愣着干嘛,吃啊。”岳明辉率先打破沉默

“你这个老岳,就不能让我们在这个氛围里多沉浸一会儿吗?”

“我怕你再沉浸一会儿,就忍不住要哭了,爱哭鬼李振洋儿。”

李振洋驾着岳明辉的头就往下压,两个成熟的哥哥line要开始battle了

小迪也早就成年了,接下来也没有通告,捡起桌底的酒瓶往桌上一放,声音豪迈。

“喝!感情深,一口闷,我告诉你们,今天喝得没我多,你们三都不配我叫这一声哥。”

卜凡坐在岳明辉旁边,这会儿他实在摸不清岳明辉的心情,只得跟着小迪的话接下去

他们四个人的酒杯碰在一起,再一饮而尽。酒桌上无法判断谁在强颜欢笑,无非是情绪在推着往前走,莫回头。

出来时就是岳明辉和小迪各自驾着卜凡和李振洋儿从饭店里出来。

把卜凡这个一米九的大个儿塞上公司跟来的车,岳明辉也累得不行。车里的酒精味儿熏得岳明辉神智开始模糊,也有可能是刚刚和李振洋儿划拳喝的酒开始上头,岳明辉把车窗摇开,一股子冷空气混着汽车油的味儿钻进来

不多一会儿,卜凡就开始发酒疯了,一直把岳明辉的头往他的怀里拽。

“老岳”

“我看着你呐”

“老岳”

“咋啦?!”

“老岳”

“我在。”

“我保护你!”

“好。”岳明辉拖长了音调。

“老岳?”

“嗯?”

“你别生我气”

“……”

“老岳,咱要好好的”

“……”

“好。”

许久许久,岳明辉回答。

卜凡的眉头终于松下来,在岳明辉的腿上找个舒服的角度躺下来,撒娇似的蹭了蹭。

岳明辉也拿他没办法,靠在旁边,手轻轻拍着卜凡,像在哄难以入睡的婴儿,又像是在安抚被抢了骨头的大哈。

这样想着,倒也不算太差。

人生短暂,岳明辉忽觉,这个理科生又开始绕进他逻辑的圈子了。

《心事》  灵岳
小故事,关于小孩儿的心事

*现实向*
《主动》
文笔不太好,请多担待

你,很靠谱
别担心,会有人慢慢陪着你
你跟洋洋,卜凡,灵超都要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