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毒液

《算了》(一)现实向

写在前面:我自己想写,没发完,很多地方不足,接受批评,喜欢点小心心或者留言和我讨论一下吧
●v●



对于今天的场景卜凡一点儿也不意外,他曾在脑海里演绎过无数次,以致于他现在有松了一口气的心理。

“哥哥,你知道的,我们不可能。”卜凡少有的喊岳明辉哥哥。

岳明辉愣住了,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低头浅笑,也不知在笑谁,“是哥哥鲁莽了。”

“那什么,我先走了。”

“哥……”

“没事儿,你睡了吧。”

北京大老爷们,能有什么事儿

在三十岁这年,岳明辉只是度过了年龄的一个节点。

没有什么不同,依旧爱打闹,团队要解散的事情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四个人都知道,感情在那儿怎么都不会变的,只是各自朝着前程奔了。

团内的未完成活动依旧进行着,粉圈也是出道这几年来异常的和谐,都在维持着表面的平静。粉丝们从蛛丝马迹明白,这是一个节点,得小心翼翼的维持,生怕出了什么变故,无法挽回。

可该来的总会来,或者说是根本无法避免。

在岳明辉30岁这年末尾,他向他的姑娘们和喜欢oner的粉丝们说要团队即将解散。

这真怪不得岳明辉,时间到了,公司不也在准备四个人之后的各自发展了吗!

每个人都有各自擅长的领域了,自己年龄差距在那里了,总不能拖着大家吧。

他是队长,是表率,这个决定就该他先发的,就像往常一样,先让他承受一会儿,再最后替他三个弟弟做点什么。

网络上一片哗然,岳明辉的姑娘们很懵,她们不知道自己喜欢的这个人究竟怎么了,姑娘们没有时间去思考,就跟以往一样,她们眼泪来不及流下,得开始做反黑链接,迎接来自其他方的抨击,怀疑的同时保护着自己的哥哥。

那些话真的令人心疼,这个大小伙又做错了什么呢

慢慢的其他三个成员也发布了要解散的消息,网友们都说这个公司简直有病,解散还得分时间段了宣布,一刀切不好吗?

至此,大家知道,oner要谢幕了。

注重仪式的公司专门给他们留了时间,四个人围在一起,一个单独的空间,让他们好好聊聊。

“hey bro ,愣着干嘛,吃啊。”岳明辉率先打破沉默

“你这个老岳,就不能让我们在这个氛围里多沉浸一会儿吗?”

“我怕你再沉浸一会儿,就忍不住要哭了,爱哭鬼李振洋儿。”

李振洋驾着岳明辉的头就往下压,两个成熟的哥哥line要开始battle了

小迪也早就成年了,接下来也没有通告,捡起桌底的酒瓶往桌上一放,声音豪迈。

“喝!感情深,一口闷,我告诉你们,今天喝得没我多,你们三都不配我叫这一声哥。”

卜凡坐在岳明辉旁边,这会儿他实在摸不清岳明辉的心情,只得跟着小迪的话接下去

他们四个人的酒杯碰在一起,再一饮而尽。酒桌上无法判断谁在强颜欢笑,无非是情绪在推着往前走,莫回头。

出来时就是岳明辉和小迪各自驾着卜凡和李振洋儿从饭店里出来。

把卜凡这个一米九的大个儿塞上公司跟来的车,岳明辉也累得不行。车里的酒精味儿熏得岳明辉神智开始模糊,也有可能是刚刚和李振洋儿划拳喝的酒开始上头,岳明辉把车窗摇开,一股子冷空气混着汽车油的味儿钻进来

不多一会儿,卜凡就开始发酒疯了,一直把岳明辉的头往他的怀里拽。

“老岳”

“我看着你呐”

“老岳”

“咋啦?!”

“老岳”

“我在。”

“我保护你!”

“好。”岳明辉拖长了音调。

“老岳?”

“嗯?”

“你别生我气”

“……”

“老岳,咱要好好的”

“……”

“好。”

许久许久,岳明辉回答。

卜凡的眉头终于松下来,在岳明辉的腿上找个舒服的角度躺下来,撒娇似的蹭了蹭。

岳明辉也拿他没办法,靠在旁边,手轻轻拍着卜凡,像在哄难以入睡的婴儿,又像是在安抚被抢了骨头的大哈。

这样想着,倒也不算太差。

人生短暂,岳明辉忽觉,这个理科生又开始绕进他逻辑的圈子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