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毒液

《算了》(三)

n流写手说:“最近的我很闲,可能会把这个给完结了,没得人看,我还是在写😂😂😂(自我娱乐)”

岳明辉最近也没什么工作,整天都窝在自己的小屋里哼哼唧唧。那天心血来潮把公司那个巨大的玩偶熊搬到了家里,在没什么事情做的时候,就缩在大熊的怀里看点儿书补充能量。

叮咚,叮咚……

“谁啊?”岳明辉把书合上。

今天阿姨也不在,看来只得自己挪去开门了。

门口一米九的高个儿,逆光站着挡住了他所有的视线。

岳明辉突然想起一句特矫情的话,他站在你面前,挡住了其他风景,眼里就只剩下他。

也对,不然这傻小子咋能在他心里藏这好几年。

“老岳,我找你来啦。”卜凡笑得可爱,手上还提着两袋子菜在岳明辉眼前晃。

“哎呦,给哥哥做饭来咯”

卜凡一脸的嫌弃,看着岳明辉头顶那一坨乱糟糟的头发又忍不住想笑。“不然你得在这屋子里待到发霉你知道吗。”

卜凡脱了鞋就往厨房走,虎虎的,终究是弟弟!还是孩子啊!

“凡砸,我就不进来帮忙啦,你也知道哥哥这手吧,真的很残,那哥哥就只管吃了。”岳明辉靠在厨房门口,大爷一样的得得瑟瑟

“行啦行啦。”

走远的岳明辉又倒回来扒着门框瞅着卜凡。“凡砸,我要吃酸菜鱼,好久没吃怪想的。”

“还能缺了你的不成。”卜凡将食材一样一样的拿出来,往外赶岳明辉。

那岳明辉只有继续回去看书,才没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意思。 没过多久还是被厨房的香味儿勾了过去,乖乖的摆好碗筷。

这几年来卜凡的厨艺更是突飞猛进,一桌的菜色香味俱全,肯定很好吃!

“没做太多,怕我俩吃不完。”一勺一勺的往岳明辉的碗里压饭。

“该把洋洋跟超儿叫来的,也有一段时间没聚了。”岳明辉看着自己的碗和卜凡那只有一拳头大小的饭。“怎么,最近要开始工作了,只吃这么一点儿。”

“快了,天天让我控制体重,我这么高诶,让我减,那不得瘦成骷髅啊?”卜凡总是会不自觉对着岳明辉撒娇,这几年都是这样的。

“哎呦,委屈了!凡砸挺瘦的了。”

“嗯~”撅着个嘴扒拉碗里的饭

这顿饭吃得很舒服,卜凡看着岳明辉吃得那么香。选择性忘了经纪人的话,默默打开电饭煲给自己添了一大碗饭。

靠着岳明辉和他打游戏,还在打团战。突然就有电话接入。岳明辉看着卜凡正经的样子,应该是工作上的事情。

其实卜凡一旦不说话,整个脸就凝住了,自带气场。岳明辉想起最开始成团的时候,卜凡老是神游,不怎么接话,导致粉丝都以为卜凡和木子洋闹矛盾了。

也奇怪,卜凡一笑起来就像是大雨后清新的空气,莫名觉得舒服,让你不由自主的就心情好。

接完电话的卜凡委屈的盯着岳明辉,真就像粉丝说的那种犯错的大狗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岳明辉被这个想法逗笑了。

“你还笑,说好的放假的。”越说越委屈,声音愈发小。

“好啦好啦,快点收拾吧,待会儿晚了,下次哥哥来找你好吧?”岳明辉像哄亲戚家不愿走的小屁孩儿一样的语气让卜凡并没有很受用。

岳明辉站在门口送他,卜凡都走出一段距离了,又转身回来看着岳明辉

把岳明辉弄得莫名其妙的

卜凡看得很仔细,心里也翻腾

“走吧,还一步三回头呢?别像我一样墨迹。”

卜凡站定,“你才不墨迹。”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形成一个密闭空间,有什么东西似乎冲破这个容器,又骤然平静。

卜凡还是转过头走了,包里的手机还在不断震动

卜凡往外面走,越走越坚定,也不知道怎么开的窍。他对老岳,不仅仅是朋友,他也不想只是朋友。

岳明辉是他的!

可是之前的自己拒绝了岳明辉的表白,卜凡简直想穿越回去一巴掌打死自己,一天整些什么玩意儿。

这次的表白得正式一点,要让老岳忘掉之前那次不好的回忆。

岳明辉一定要等着我,今天没说完的话,等我回来……

卜凡不知道,这人吧,就是冲动的生物,就像当时岳明辉的表白就带了些冲动和决绝,勇气不是说攒攒就能出来的,你错过了这次开口的机会,下一次也许就是不合时宜了。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