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毒液

《主动》续(其实也很像一篇独立的文了)

每每当木子洋回忆起当初追岳明辉,又怕他知道的那段时间,都忍不住给自己点个赞。

太tmd伟大了,完全青春疼痛文学男主暗恋女主的标准模板。印出来也是那畅销榜上有名的

岳明辉对此表示……这一串符号代表他的心理活动。

不就是一天到晚的在他眼皮子跟前瞎晃悠吗,有事没事拿着不知名的东西“嘿!老岳,敢不敢跟我打赌。”

闲着拿苦甲水涂到岳明辉的唇膏上,岳明辉对苦甲水免疫,木子洋是功臣!

要么爆发出六亲不认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岳,你看这个,太沙雕了 。”

等等事例,就不一一阐述了,给我们大洋哥留点薄面,偶像包袱还是得拾掇拾掇的

岳明辉又不是傻子,日子久了,那看不出来木子洋对他有意思就是有鬼了

岳明辉看着自己因为举铁少而缩水的大肌肉片子,再压压因为拉筋而变得柔软的四肢。世界玄幻了,岳明辉开始反思

于是他天天往健身房跑,锻炼锻炼,嘿咻嘿咻。千算万算没想到木子洋这个人 还关注了泥塑博主,看着岳明辉锻炼出来的胸肌,回回都忍不住上手捏一捏。

那岳明辉能怎么办

木子洋也不傻,又那么了解岳明辉,他猜这个老岳肯定品出味儿了,钻空子想溜?门都没有!是我的!就得一点一点圈到我的怀里来。

你锻炼,我不会?木子洋那腹肌也是练得快快的,跟一排排的巧克力似的。还有粉丝都夸的太平洋肩宽可不是吹牛的,可别忘了,岳明辉一早就打赌输给我了。

每天两个弟弟看着两个哥哥暗自较量,也是找不到话说,任他们闹腾吧,不宠着还能咋滴

闹归闹,两个人还是有分寸。岳明辉最先沉不住气,找到木子洋

“洋洋,我们谈谈吧”

“嗯哼?”木子洋吃水果的速度放慢,两只眼睛就没离开过岳明辉,从上看到下,试图给他施加压力。

“这样好吗?可以吗?你只为自己考虑吗?你家里呢?团呢?都不要了吗?”岳明辉从来都不是弱者,他理智的提出最现实的问题。“你做的?所说的?不能任性!明白吗?洋洋!”

说完就走了,不留给木子洋回答的时间,岳明辉生气了,气木子洋的任性妄为

这个老岳,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这样做,肯定是为自己考虑的啊!家里是之前就透露过了的,不然你以为我姐姐为什么像是看……越看越顺眼,这个团若是不要,我干嘛在镜头前那么克制,我不任性!我所做的所说的,我都是考虑过的。

这个老岳还是把问题想得太复杂了,哪来那么多的逻辑毛线团,怕是个假的理科生。最后一块苹果放入口中,等会儿还得去开导他,要不是我喜欢你,非得揍你一顿不可。

事实证明,岳明辉真不好哄,小情绪一阵接着一阵的。得嘞,木子洋是不敢去惹了。谁还没有个小情绪咋滴呢,就憋着吧,看谁憋得过谁。

这得亏是最近没通告,不然他俩的状态,十里结冰不为过。最爱叨叨的两个人,聚在一起一个说话另一个就不说话,就这样让气氛尴尬

小峰识趣的放下相机,完全没办法录,我还是去看看有没有存货,凑凑发点小日常吧。

你要问怎么和好的?

木子洋那个怕虫的,那天在厨房碰见了蟑螂,嗖的一下就躲在了来厨房翻吃的岳明辉背后。

大个子瑟瑟发抖的可怜样儿,让岳明辉没憋住笑出来,小虎牙都溜出来了

等看呆的木子洋反应过来,就不停戳着岳明辉的胸口,“你这个老岳,我都怕成那样了,你还笑,你快点的,把它弄走。”

“噗”

笑声是会传染,两个人都蹲在地上捂着肚子,“肚子都给我笑疼了。 ”“你是傻子来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莫名其妙笑了一顿后,也算是和好了

日子就那么不咸不淡的过去了,都是郎有情郎有意的事儿,这俩人活得也通透,想明白了自然而然的就在一起了。旁人也看得明白,理所当然的事儿,棒打鸳鸯什么之类的骚操作也是不存在的

在一起一段时间后,难免会亲亲小嘴儿什么的,岳明辉就发现,木子洋特别!喜欢!在接吻时捏他的腰,还来回蹭那种。这样好几次后,岳明辉实在受不了了,一下打掉腰上的手,恶狠狠的!“嘛呢!捏面团啊!”

木子洋将手收拢,眼睛往旁边瞥,嘴巴张不开缝似的在那里唧唧歪歪的

“有病,走了,大爷我不伺候了”

“因为你……嗯嗯嗯嗯嗯”

“说人话”

“因为你嘴唇太薄了,我亲不过瘾”

“what!”

???

岳明辉看着木子洋红起来的耳根?这是在别扭个什么劲儿

岳明辉拉过木子洋的衣领,就往嘴上怼,含着下嘴唇慢慢的吮,再顺着唇形一点一点的啄

在唇上若即若离“那换我来吻你,行了不,大哥”呼出的气息都喷到了木子洋的脸上

大洋哥不能输!

微微偏头,含住岳明辉的唇,搂过腰摸一下,趁岳明辉张嘴惊呼的时候,勾住了岳明辉的小舌头,牵引追逐

交往后第一个意义上的深吻,离开时木子洋还扯着岳明辉的下唇,不情不愿的,想多留会儿

哎呀,在想什么呢!

木子洋扭头就跑楼上去了,岳明辉回过神来,被深吻的不是我吗?为什么他还害羞起来了?离唇无情?岳明辉砸吧砸吧嘴,emmmmmm他笑了

很舒服呢

木子洋不是没谈过恋爱,像这样和对象接吻后害羞倒还是头一次,他自己也说不上来缘由,走路都踮着脚,仿若在云端。胸口剧烈起伏有喘不上气的感觉

但挺好的

事情就是循序渐进的,包括感情也是。谈恋爱了也是该做自己的就做自己的,累了就找对方待会儿,一个拥抱,一个吻就能治愈大半的不开心了

岳明辉很多时候都在庆幸,也敬佩当时做决定的自己。世上幸福的人很多很多,但不幸的人更甚,有一个懂你疼你的人难遇见。

木子洋也觉得自己幸运,即使后来的专辑他依旧抽不中,但他可以搂着岳明辉说“还好我有你”。岳明辉肯陪着他胡闹,木子洋也懂得,这个人再难遇见,所以早早的把这个人划进自己的领地。享受男朋友的权力

两个人之间肯定不能是天天腻歪啊,会吵架,厉害的时候两个弟弟都以为他俩之间完了,灵魂伴侣也最明白对方的软肋。那次的吵架谁也不服谁,往对方的心里一把把的插刀,两人似站在悬崖上,互相推对方下深渊,谁都劝不了

也有过漫长的冷静期,一个比一个倔,俩人在跷跷板的平衡点上,谁也不肯下来给对方一个以往温暖的拥抱

好在一次次的摩擦后,两个人也会和好,一步步走,都决定要这辈子要与对方吵吵闹闹的度过

很久之后的某日清晨木子洋窝在岳明辉的胸口,他把刚刚做的噩梦怪罪到岳明辉头上,因为他昨晚压住他肩膀了(其实是他自己非得拉着人家枕的),冲着岳明辉发起床气。

“表白是我,求婚是我,你干嘛了,就不能主动点吗?”木子洋咕噜咕噜的,可委屈了

“我在好好的爱你啊。”

那好吧,就不跟你计较了

评论(1)

热度(21)